日本世界遺產(一)原爆點─廣島和平紀念公園

  西元二零零五年八月六日早上八時十五分︵台灣時間早上七時十五分︶,也就是在美國向日本廣島投下原子彈,摧毀這座城市的時刻,廣島和平紀念公園 Hiroshima Peace Memorial的和平鐘聲響起時全市默哀一分鐘;廣島居民以祈禱和鮮花,展開廣島原子彈爆炸六十周年紀念活動,這宗世界首枚原子彈攻擊事件,奪走了逾十四萬條人命,廣島市長秋葉忠利Akiba Tadatoshi呼籲聯合國採取具體行動,在西元二零二零年前廢除核武。

   西元一九四五年八月六日淩晨二時四十五分,位南太平洋北馬里亞納群島Northern Mariana Islands之中的第二大島嶼天寧Tinian島,面積一零一平方公里,和現已成為遊覽勝地的塞班島只相隔三海浬,當夜天寧機場燈火通明,B-29堡壘轟炸機﹁艾諾拉蓋依Enola Gay號﹂飛行員提貝茲Colonel Paul Tibbets Jr.以自己母親的名字為飛機命名,裝載著九七零零磅重取名為﹁小男孩Little Boy﹂的原子彈,轟隆隆滑進跑道,航向西方黑暗的蒼穹;六個半小時後,早晨八時十五分十七秒,在三萬一千六百英尺高空投下原子彈,投彈後,轟炸機向右一百五十八度急轉,向北飛離;當時操作﹁小男孩﹂投彈工作就像操作一挺機槍,小型爆炸推進鈾彈落入一點八公尺長的彈道並進入鈾核心,從而撞擊使核裂變;為了造成炸彈爆炸最大化,一個裝在尾部的雷達低空引爆信管設定四十三秒後在廣島上空五百八十公尺處將炸彈引爆,結果炸彈在日本廣島上空爆炸,翻滾出一團紅紫色火球,蕈狀雲直衝天際,領航員柯克Kirk形容:﹁我們回頭看著廣島市,一道巨大的白色蕈狀雲向空中捲起約一萬三千公尺。底部除濃厚的黑色灰塵與殘礫,什麼都沒有,彷彿一鍋熱油傾倒在那裡。﹂

   籠罩著整個城市的蕈狀雲最終擴展到十三公里外,整個城市變成一片灰燼;據估計,當場死亡人數約為六萬人,而數以萬計的人死於爆炸後的併發症,因此死亡總人數約為十四萬人;西元一九四五年時廣島地區估計有兩百名醫師一七八零名護士,原子彈攻擊後,存活能夠進行醫療工作的醫師不到二十名,護士不到一百五十名。三天後,另一架B-29轟炸機從天寧機場的另一端起飛,朝日本長崎飛去,煉獄般的原爆場景重演,約十五萬人直接或間接死於這顆命名為﹁胖子Fat Man﹂的原子彈,兩顆原子彈結束了第二次世界大戰,世界從此進入核子時代。至西元二零零五年為止廣島死於原爆或核輻射的死難者增至二十四萬二千四百三十七人。

  日本廣島市Hiroshima位本州Honshou西部是﹁中國地區Chugoku region﹂的最大城市,也是廣島縣的縣廳所在地;該市的南方面向瀨戶內海,形成了廣島灣,流經市中心的太田川沖積而成的河口三角洲,形成了廣島市區。廣島和平紀念公園位於廣島市街中心,太田川、元安川匯合點的中島町;是為紀念西元一九四五年八月六日廣島遭原子彈轟炸而建立的公園,公園內原爆圓頂館(げんばくドームHiroshima Peace Memorial)也是第一顆原子彈在廣島引爆後,唯一倖存下來的建築物,在核爆事件之後,經廣島市民的努力下廣島和平紀念館於原址重建;廣島和平紀念館象徵人類的毀滅力量,同時也是全面消除核子武器追求世界和平的希望指標。西元一九九六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將此紀念碑作為文化遺產列入世界遺產名單。

    原爆圓頂館又名廣島和平紀念碑,但其實它本身不是一座碑,而是一座建築物的遺址。它位於廣島和平紀念公園入口處,二次大戰日本投降前夕被美軍投擲的原子彈炸毀;原爆穹頂建築原來是日本的廣島縣產業獎勵所the Industrial Promotional Hall,是捷克建築師勒澤爾Jan Letzel設計的一座框架結構鋼筋混凝土建築,建成於西元一九一五年,材料用鐵筋結合煉瓦,外觀鋪上石材及馬賽克磁磚,以銅材覆蓋的圓頂,大膽的歐風設計成為當時廣島最誇耀的城市景觀;由於正處於原子彈爆炸中心,雖然被焚毀,但沒有受到衝擊波的影響,所以是爆炸中心唯一沒有倒的建築,現保留下來作為原子彈爆炸的紀念物,並成為廣島和平公園的一部分。 

  由菊池一雄所做的﹁原爆の子の像﹂,西元一九五八年由日本學生及兒童捐獻建成的,也有﹁千羽鶴之塔﹂之稱,站在紀念碑上的孩童像是一位原爆後仍努力求存的十二歲小女孩,她相信根據以往的傳說,只要紮完一千隻紙鶴便能恢復健康,然而經過八個月的和白血病鬥爭在紮完一千三百隻紙鶴後她去世了;由於她的求生是原爆後最扣人心弦的一個歷史情結,因此這個紀念碑可說是平和紀念公園的代表之一,紀念碑下有數以萬計的五顏六色的紙鶴,是由全國各地的孩子們紮的,每串紙鶴有一千隻,是為了幫助完成小女孩的心願,也表達兒童們的和平理想。

莊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