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世界遺產(一)非洲最西南端─好望角

       西元二零零六年三月十六、十七日兩天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委員會在法國巴黎召開會議,討論氣候變遷對世界遺產的威脅程度以及因應之道;受威脅的遺產包括:義大利威尼斯和其著名的鳳尾船、美加邊境的瓦特頓-冰川國際和平公園Waterton Glacier International Peace Park、尼泊爾的薩加瑪塔國家公園Sagarmatha National Park、澳洲大堡礁Great Barrier Reef、格陵蘭伊路利薩特峽灣Ilulissat Ice Fjord、以及南非好望角岬角植物保護區Cape Floral Region等。不過美國在會前提出的報告認為,氣候變化威脅這些受保護的世界遺產在理論上尚未能證實,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也無權對氣候變遷採取任何行動。

        南非好望角Cape of Good Hope︵南非語Kaap die Goeie Hoop︶位於非洲的南非South Africa西南端,北距開普敦Cape Town 五十公里西瀕大西洋北連開普敦半島,在蘇伊士運河未開通之前是歐洲通往亞洲的海上必經之路,西元一四八七年葡萄牙國王John II of Portugal任命迪亞士Bartolomeu Dias進行向薩伊剛果和入海口以南的探索,尋找一條通往﹁黃金國﹂之航路,船隊在元月來到南緯三三度大西洋和印度洋會合的西風帶,遭遇暴風雨的襲擊,在長達十三天的暴風雨中迪亞士曾多次下令改變航向,幷在二月三日看到了陸地幷將該地命名爲牧人灣︵今南非Mossel灣︶,疲憊不堪的船隊在接下來一段毫無目的的旅程中繞過非洲最南端,因在此遭暴風於是迪亞士將非洲最西南端命名爲暴風角Cape of Storms,但國王約翰二世因名稱不雅將﹁風暴角﹂改為﹁好望角﹂。西元一四九七年底另一位葡萄牙探險家達·伽馬Vasco da Gama率領艦隊沿著好望角成功的駛進印度洋,滿載印度黃金、絲綢回到葡萄牙,從此好望角成為歐洲人進入印度洋的海岸指路標,西元一五零零年迪亞斯再度行經好望角再次碰到風暴葬身於此。

        岬角植物保護區在南非好望角省是由八個保護區所組成的連續區域,覆蓋面積達五十五萬三千公頃,是全世界植物最豐富的地區之一;它的面積不到非洲的千分之五,植物總數卻佔全非洲大陸的百分之二十,該區展示著最精彩絕倫的生態和生物演進過程,還有保護區獨一無二的灌木林地(凡波斯Fynbos),其植物種類之多、密度之高、原生種類之多元都名列世界前茅。在此植物界裡所發現有關的演變過程的獨特繁殖方式,如適應火災、由昆蟲散佈種子,以及一些地區特有的植物型式和為適應環境呈放射狀生長的植物等皆具有珍貴的科學研究、保存價值。西元二零零四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將南非岬角植物保護區Cape Floral Region Protected Areas列入世界自然遺產名單。

       南非岬角植物保護區是由八個分散的保護區所組成,孕育著八千九百九十六種物種,其中百分之六十九是南非特有品種,此區域堪稱是自然基因的寶庫,但有些保護區的交通不易抵達,遊客若想一次全覽八個保護區並不容易,若真要挑選一區參觀,好望角自然保護區是岬角植物保護區中,最容易到達、最受遊客歡迎的觀光景點;好望角自然保護區Cape Peninsula National Park 位於開普半島南端,西元一九二八年開普敦建築師曼瑟提議建立好望角自然保護區,其初衷是想讓好望角永遠保持著葡萄牙航海家迪亞士在五百多年前第一次登路時的原始模樣;保護區始建於西元一九三六年面積七七八零公頃,西元一九九八年併入岬角植物保護區,西元二零零四年擴大範圍改稱桌山國家公園Table Mountain National Park總面積達一萬七千公頃,由西向東分成三個部分:好望角Cape of Good Hope、麥克萊爾角Cape Maclear和岬角Cape Point,其中岬角最高點高出海面二三八公尺像一把利劍分開印度洋、大西洋,崖頂有始建於西元一八五七年的燈塔,登臨遠眺海天一色景色壯觀,由於地處西風帶上常年強大的西風將樹木雕刻成與地面成是四十五度角的奇特景象,迪亞士曾形容好望角是﹁風和海洋的狂暴點﹂,半島上分佈超過一百處海灘,生活著兩百五十種鳥類,還有綻放著被稱為Fynbos的灌木林地、帝王花Protea等各種花卉、植物;迪亞士Dias海灘從岬角向西北延伸,突出在眼前的就是聞名世界的好望角,從岬角停車場出發行車約十分鐘,下到臨海處可看到一塊長條黃色木牌上用英文和南非語文標明:﹁好非角/非洲大陸最西南端/南緯34°21'26"/東經18°28'26﹂。

莊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