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的世界遺產(一)馬撒大堡壘Masada
     ﹁對於一個不曾投降的民族來說,其實以色列什麼都有…就是沒有和平。﹂西元七十三年四月十五日,猶大王國死海之濱的馬撒大Masada堡壘,九六七個猶太民族起義者決定集體自殺,猶太人自此從迦南地﹁流離﹂到世界各地,直到西元一九四八年重建以色列國。聯合國認為,對歷史以及強大的羅馬帝國而言,馬撒大振奮人們爭取自由、反抗壓迫的無上勇氣,因而在兩千年將之列入文化遺產名單中,以為﹁時代標竿﹂。CIMG2664.JPG
          馬撒大國家公園

    馬撒大︵希伯來語意為山寨︶堡壘位於死海西岸的南部,威嚴肅穆地挺立在猶大沙漠中。這是一處國家公園,堡壘築在四百三十公尺山頂上,搭乘纜車上山︵可乘八十人︶亦可循山徑而上,馬撒大是以色列古代猶太王國的象徵,也是古猶大王國的希律王︵西元前三七年到西元前四年在位︶修建的宮殿群,王宮屬於羅馬帝國古典風格宮殿建築的代表。

    西元一九六三年至一九六五年期間希伯來大學教授雅定Yigal Yadin帶領考古隊挖掘出馬撒大堡壘的遺址。堡壘內仍有猶太希律王宮殿城堡,以及古羅馬浴場、儲水池、劇場、拜占庭教堂等遺跡,頗具宗教、建築藝術之考古價值。
   山頂希律王宮殿被黃沙淹沒的三分之二的堡壘已被發掘出來,如今只剩斷壁殘垣,但設身處地閉目凝思,很容易描繪出當年的壯闊與奢華--寬大的屋舍,巨大的糧倉,三溫暖浴室中,有精美的壁飾以工筆描金,拱門、瞭望塔、浴場,裝飾著馬賽克的宮殿。三層防衛堡壘,既安全隱匿山頂、又可監視堡下動靜。偌大曠野乾旱地形、還有先進的供水系統工程。

  希律王時代,於西面山腳下河谷建造儲水庫,以疏導雨季氾濫洪水,再引水道導入在峭壁上挖鑿的十二個地洞,然後以桶子和牲口運水至山頂巨大貯水池內,供堡內蒸氣室和浴池使用。最為稱奇的是,當時人們為了利用遠處高山雪水,開挖的五十個貯水池依然保存完好。

    使馬撒大堡壘揚名的並不是過盡繁華的希律王宮殿城堡,而是猶太人以堅毅勇氣之血烙印的慘烈歷史。公元前四三年,希律王攻取馬撒大,之後,帕提亞Parthians人於公元前四十年入侵敘利亞及巴勒斯坦,大希律敗北,先將妻兒安置於馬撒大,後隻身逃往羅馬。

  大希律成功地說服羅馬元老院,並獲羅馬軍協助,重返巴勒斯坦,於公元前三七年取回耶路撒冷,獲羅馬元老院委任為猶太人的王後,於馬撒大山上大興土木修建皇宮、浴室、軍事及行政大樓及多個儲水池。

  西元六六年猶太人起義,西元七十年,羅馬人佔領了耶路撒冷,對猶太人大肆殺戮,倖存下來的猶太人紛紛攜帶家眷,南下投奔馬撒大。當年希律王修建的馬撒大,固若金湯易守難攻。儘管是最後孤城,但沒有什麼能夠動搖猶太人勇敢的心。
   羅馬帝國的提多Titus將軍部將施維瓦Silva率領第十軍團精兵進逼,在馬撒大周圍佈下八個營,屢次猛攻,整整三年,毫無辦法之後選擇了最笨的方法。在山旁堆一座與山同高的巨大土堆,再堆一個坡道直到城堡的城牆下。最後切斷水源,才使堅守三年的要塞被攻陷。猶太人借助希律王宮和周圍的防禦工事成功的抵擋了羅馬大軍三年,創下史上最長的的孤城奮戰史,這就是最著名的﹁羅馬圍城﹂。

  CIMG2766.JPG
    馬撒大堡壘
    城將破的前夕,馬撒大全城的男女老少九六七人,為避免落入敵手,全體自殺。他們推出十名勇士作為自殺的執行者,所有人緊抱妻兒,躺在地上,自願接受戰友的一劍刺喉。當那十個人完成任務後,再選出其中一個人殺死其他九個人,最後那一人清點屍體、放火焚城,最後自刎而死。

  第二天清晨,攻入城內的羅馬軍驚訝地發現他們沒有遇到任何抵抗。但是,他們很快發現,這死般的寂靜比遭遇抵抗更為可怕:耗時三年殫精竭慮所建坡道,以及凌厲軍陣攻下的,竟是一座死城和九六七具死骸。殘酷的羅馬軍隊進佔城堡,面對的並不是勝利的戰果,而是猶太人的道德勇氣,沒有勝利號角聲,只有一個婦人和她的五個孩子哭訴眼前悲壯的故事。

  猶太民族起義者殉難前夕,起義領袖以利亞撒ElazarBen-Yair說道:﹁我們是最先起來反抗羅馬,也是最後失去這個抗爭的人。感謝上帝給了這個機會,當我們從容就義時,是自由人! 可以自由地選擇與所愛的人一起死亡,只可惜不能打敗敵人!讓我們的妻子沒有受到蹂躪而死,我們的孩子沒有做過奴隸而死吧!我們寧可為自由而死,不為奴隸而生!﹂

    從此,猶太人的足跡從迦南之地上消失,他們以慘烈的行為上演了自己的最後一幕,直到一千八百七十五年之後,猶太人重建以色列。現在,復國後的猶太人在入伍時,都會來到馬撒大,許下自己的誓言:﹁甯為自由死,不做奴隸生﹂。以色列軍隊的新兵在馬撒大入伍時另外一句著名的誓言是:﹁馬撒大再也不會被攻陷﹂。久處動盪濁世,猶太人因為﹁厭惡穢土、欣求淨土﹂必須面對戰爭,但民主自由的國家,得來何嘗容易。

莊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