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國作家杜斯妥也夫斯基Fyodor Dostoevsky曾說過:「儘管看似流水無意,這個城市卻是由一個人的意志所孕育和塑造而成,聖彼得堡是世界上最抽象、最有預謀的一座城市」。

彼得和保羅要塞.jpg
 聖彼得堡是世界上最抽象、最有預謀的一座城市

    三百年前在俄羅斯西北部的涅瓦河畔,成千上萬的農奴、士兵和工匠被驅趕到根本不適和人居住的河口荒島和沼澤上,開始了艱苦的建設工程。短短十年完工之後,彼得大帝居然已經可以把俄羅斯的首都從莫斯科西遷到這座嶄新的城市,並將該城命名為「聖彼得堡」。遊客現在依然能夠在涅瓦河右岸目睹彼得大帝親手繪圖而建的聖彼得保羅要塞Peter and Paul fortress,這座六稜體的古堡在兔子島Zayachy Island上奠基,後經三次擴建成了現在的龐然模樣;古堡的墻高十二公尺厚二至四公尺,面向涅瓦河的圍牆和陵堡在凱薩琳二世時代以花崗岩貼滿外牆。

可惜這樣結實的要塞卻未發揮軍事功能,反而變成俄羅斯的「巴士底監獄」惡名昭彰:第一個被囚禁於此的是彼得大帝的兒子阿萊克西Alexey,其他被囚禁過的名人有:格爾克Gorky、托洛茨基Trotsky、杜斯妥也夫斯基等仁人志士,西元一八八七年列寧的哥哥因圖謀刺殺沙皇亞歷山大三世,在此慘遭殺害。

運河.jpg 

結實的要塞未發揮軍事功能反而變成俄羅斯的「巴士底監獄」

要塞的中央是彼得與保羅教堂Peter and Paul Cathedral,教堂鐘樓上鍍金的尖頂高達一百二十二公尺,此教堂還是俄羅斯羅曼諾夫Romanov王朝的家族墓地,除了彼得二世、約翰六世之外,其他沙皇和女皇均葬于此教堂的正殿;在「十月革命」遭處決的尼古拉Nicolay二世被葬在該教堂的聖凱薩琳側祭壇,不像其他沙皇一人一穴,這位末代沙皇和他的家人是共享一個墓石。

    第一次到聖彼得堡,一定要看看冬宮the Hermitage否則就白來一趟了,不論是建築風格或是舉世聞名的館內珍藏,還是周邊廣場、運河交織的景致,都美得讓人捨不得離開;從對岸瓦希爾約夫斯基Vasilyevsky島東望是最好的角度之一:冬宮橫向展開的長方形建築體,擁有一排排華美白石均衡地撐起粉綠的外牆,正門屋頂上還豎立著數百座華麗的雕像與花瓶,展現巴洛克式風格;一面緊鄰涅瓦河;轉直角的另一面是冬宮正門,正門外就是宮殿廣場Palace Square,它自然而和諧地將冬宮與金黃色弧型總參謀部General Staff的巨大建築融合在一起。廣場中央矗立著為紀念西元一八一二年戰勝拿破崙的亞力山大勝利紀念柱,柱頂有一個背著十字架的、面孔酷似亞力山大一世的天使。

宮殿廣場.jpg 

廣場中央矗立著為紀念西元一八一二年戰勝拿破崙的亞力山大勝利紀念柱

今天所見的冬宮初建於西元一七六二年伊莉沙白一世女皇時期,是俄羅斯巴洛克式建築的傑出典範,到凱薩琳大帝時在宮內設立私人收藏館,才被命名為the Hermitage(意為隱士住處)來收藏世界藝術珍品。西元一九二二年起成為隱士博物館的主體。

簡單地說,冬宮是一幢三層樓建築,平面呈封閉式長方形長兩百八十公尺、寬一百四十公尺、高二十二公尺,建築總面積四萬六千平方公尺,佔地九萬平方公尺;宮殿內部以金、銅、水晶、大理石、孔雀石和各種藝術珍品裝飾,色彩繽紛,豪華而又典雅;宮內全館四百間展覽室,長達二十公里的藝廊藏有超過三百萬件珍貴寶物。與法國羅浮宮、英國大英博物館、美國大都會博物館並稱為世界四大博物館。

宮殿廣場1.jpg 

冬宮與法國羅浮宮、英國大英博物館、美國大都會博物館並稱為世界四大博物館

走到宮外,沿著涅瓦河岸西行不遠處就是彼得大帝騎馬銅像,這座銅像矗立在十二月革命黨人Decembrists廣場由凱薩琳二世獻給彼得一世,由法國著名法國雕刻家福克那在西元一七八八年所完成,彼得大帝騎在前蹄凌空的馬背上,馬的後蹄還踩著一條蛇,雕像靈感來自普希金Aleksandr Pushkin最著名詩作「青銅騎士The Bronze Horseman」,蛇在俄國人眼裡是罪惡的代表,藉此象徵彼得大帝擊敗瑞典取得北方霸權。

彼得大帝騎馬銅像.jpg 

彼得大帝騎馬銅像象徵擊敗瑞典取得北方霸權

位宮殿廣場西南的海軍總部The Admiralty,由正門向東南延伸出全長四點五公里的「涅夫斯基Nevsky大街」,從西元十八世紀初的運材小徑,至凱薩琳二世期間設置宮殿、教堂、商場,經西元十九世紀增建旅館、住宅,到西元二十世紀更有各主要銀行進駐,成為當時全俄金融中心;作為聖彼得堡最初的街道,涅夫斯基大街是整座城市的脊椎;「最好的地方莫過於涅夫斯基大街了,對於聖彼得堡來說涅夫斯基大街就代表了一切,這條街道流光四溢,只要一踏上涅夫斯基大街,一種歡樂氣氛便撲面而來。」這是現實主義劇作家果戈爾Nikolai Gogol對於這條街道的迷戀和敘述。

    如果只想感受聖彼得堡的文化氣息,不要忘記到涅夫斯基大街十八號的「伍爾夫與白靈傑Wolf and Beranger咖啡館」,它是大街上最富有文學氣質的咖啡館,普希金、杜斯妥也夫斯基都曾在此停留,藉由咖啡香激發文思;當年普希金接到第二封挑戰書在死亡決鬥的早晨,就來此啜了「最後的一杯咖啡」,至今店門口還掛著一張普希金的自畫像,讓人緬懷不已。

(完)

莊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